爱德教育家长学校
  

    姓名 :薛元

  出生年月:1990年1月27日

  电子信箱:the_lord_fox@163.com

  他的个性宣言:Just be my self.

  他眼中的英语:The language with beauty is a great tool for communication.

  他的理想和信念:To make the greatest contribution I can in science.

  他最喜欢的一句话:To live your life to the fullest.

  他初中就读于兰州市第五中学,2005年以兰州市第3名的优异成绩考入西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学习,并于2008年考入北京大学元培学院。2009年1月在“爱德精英学长大讲坛”担任主讲,于2010年8月率领“北京大学暑期社会实践小分队”来母校交流学习。

爱德精英学长薛元答学弟、学妹问

                      ——薛元/Fox(北京大学元培学院)

  2008年7月20日,“兰州爱德英语学校清华、北大等精英学长表彰及零距离交流会暨爱德英语学校兰房大厦新校区启动仪式”隆重举行。我很荣幸作为这次大会的精英学长之一,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当天,参加大会的各位优秀的学弟学妹们给我们提出了很多问题,有关于学习的,有关于志趣的。我们都在大会上尽自己所能,作了回答。各位学弟学妹们的热情发问令我们很感动,但大会的时间毕竟有限,我们无法在现场将各位的问题一一回答,实为遗憾。今特此将当日所收集的问题,详细回答,汇集成册,供大家参考。但因个人浅陋,所说之处多有不是,也请诸位指正。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薛元, Gaius Phoenixionius

  问:你认为爱德英语学校的教学方法和目前中国的应试教育相适应吗?

  答:首先要阐明一个问题,即所谓“应试教育”从根本上讲是否是一个现实的教育制度?不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并不是问题所在。“应试教育”事实上的存在,实际上来源于一种民众的共同意识,或者说正是我们自己将应试教育这样一个帽子戴在我们的教育头上。我们太功利,把上学的终极目的仅仅定为一个考试成绩。在此,我并非要淡化考试,而从根本上想要批评大众的狭隘。我们有时总是管窥,发挥尽了本民族爱贪小便宜的陋习,认为如果只考试,便只准备考试好了。这才是“应试教育”思想上的根源。这里我引用新概念英语前言上的一段:

  Now it is a curious paradox that formal examinations often hinder rather than help a student to learn a language. However, there should be no need to work at cross-purposes: it is quite possible for the student to go on learning a language and to prepare for an examination at the same time. It must be clearly understood that a formal examination with its bias towards the written language will only exert a pernicious influence on language learning when it is regarded as an end in itself. When the teacher makes it his aim to get his class through an examination and NO MORE, he will undoubtedly fail to teach the language properly. An examination must always be regarded as something secondary, a by-product which the student will take in his stride. It must never be regarded as an end in itself.

  译文:现在有一种怪现象,即正规考试往往妨碍而不是有助于学生学习一门语言。但是,学习和考试并非一定是相互矛盾的:学生完全有可能在学习语言的同时,做好应试的准备。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正规考试侧重于书面用语,如果把应付正规考试作为最终目标,那么必然对英语学习产生有害的影响。如果教师把自己所教的班能通过某种考试作为教学的唯一目的,他必然教不好语言。要永远把考试放在第二位,把它当成是学生在学习中顺理成章必然会取得的一种副产品,而决不能把它当成最终目的。

  正如引文所说,学习的本质不是为了通过一两次考试,而是从根本上进行对自身修养、自身能力的一种提升。这也就是说,学生真正应该学的东西,应该远远比考试所要求的多。课本学习仅仅是学习的一个小小的部分,课本仅仅是一扇窗,引导我们去探索整个天地,但同时课本却无法容纳整个天地。只有当我们能够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才能真正跳出“应试教育”的圈子,让自己在学业上真正摆脱不必要的压力。我们应该“俯视课本,正视考试”,而不是“死盯课本,仰视考试”。态度有时候真的能够决定成败。

  爱德教给我们的恰恰就是这样的一种正确的学习态度。爱德学校,我想,不仅仅是在进行“加分全能”的综合能力性的英语语言教学,而且在进行一种“高视角、大景观”的人才能力培养。“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如果说具体的教学是“授业”,那么对人才能力的激发和培养就是实实在在的“传道”。

  爱德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此。它试图让每一个在这里学习的学生看得更远,让他们在窗前徘徊过后,产生要到外面去走一走的冲动。我们也许在多年以后可能忘记具体的某篇课文,但最不能忘的却是可以引领我们走向成功的求知的冲动。

  我们不需要去刻意地迎合什么,爱德的精神告诉我们的是,只要可以真正的提高自己,考试成绩的上升,将是自然而然的。

  问问题的同学也最好可以想一想,一个好吃的西瓜摆在你面前,要求你尝一尝,给出一个评价。你是只尝一口呢?还是把西瓜全吃掉呢?

  努力吧!

  问:明年就要参加中考,对于目前成绩不稳定,有什么办法?

  答:刚刚拿到这个问题时,我确实对于在这位同学的情况表示担心。但当进一步了解了情况后,我反倒认为这是多虑了。

  首先,这位同学的成绩仅仅是在年级排名上有不超过十个名次的浮动,这完全属于正常现象,不必担心。考试不仅仅是个人学习成绩的一种考核,也是对于心态、发挥、判断能力、抉择能力的综合考察。因此,在诸多因素的影响下,成绩的上下浮动是必然的。但同时看清主流,学业能力还是影响成绩的主要因素,决定着成绩浮动的范围和相应的平均值。而十名以内的浮动恰恰表现出的是一种稳定,而不是不稳。

  其次,关于这位同学说的,在考试时大题不错小题错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其解决的方法只有在细节上下功夫。可以通过对于课本中基础型概念的研读做到这一点。我这里要多讲一句,类似这样的做题习惯,是成绩较好的学生的一个通病。不单是这位同学,我周围的很多同学,包括我本人,都或多或少地表现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呢?打个比方,一栋大楼的设计者设计大楼的时候,未必有时间去想,某间房屋屋角的一块瓷砖如何切割。但这并不等于他不懂得如何设计大楼。因此从长远看,不应该将这样的问题看得太重。只要在平时做事的时候,能够不断提醒自己,时刻注意细节,就应该能够克服。

  总体来讲,这位同学的表现预示着他的未来发展必定十分光明。我只想在这里鼓励他,奋斗不息!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问:1.学习是枯燥的还是快乐的?如何将学习变为快乐的事情?

    2.爱德英语与别的英语有何区别?其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答:问问题的同学一定是把学习当成是一种苦差事了。我们现在经常在听别人讲,要快乐学习。但如何快乐学习呢?学习它怎么就变成一种苦差事了呢?

  从根本上讲,学习是对自身好奇心的一种满足。广义的学习是指人对于自身和周围世界不断了解的一种过程。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人类的文明史实质上就是人类整个种族的一个从诞生就开始,至今没有结束,并将一直持续下去的学习的过程。那么问题就是,我们学习的动力从何而来?好奇心,或者更直白一些,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这种感受是与生俱来的,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从生下来,就是愿意学习的。谁也没有见过一个新生儿会拒绝学习他的母语。但当人们渐渐长大时,因为所处的成长环境不同,所接受的影响(广义上讲,初期的教育)不同,其志趣会发生变化。在这里我想提出一个“个人文化圈”的概念。就是指一个人身边的家人、朋友甚至个人偶像等等,可以对本人的思想形成、转变产生影响的人物,及其思想等内在品质的总和。在一个人的少年时代,这个文化圈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家庭,具体一些,就是父母。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个人的一些品质是具有家族遗传性质的,比如对工作的认真态度,对家人的无比珍视,对梦想的执着追求,而这些品质遗传的途径就是这个“个人文化圈”。

  我不清楚这位同学的家长对待学习的态度是如何的,是否也从心底里把它当作苦差事呢?家长对于学习的态度甚至生活的态度将深刻影响学生的生活态度,也就是因此,我个人不赞成过度地给孩子加压。家长所说的无非是,必须刻苦学习,努力上进之类的话,时不时还会用“不好好学习,以后去拾垃圾”之类的话来吓唬孩子。同时,大多数家长并不能给出一个切实的、建设性的建议来指导孩子的学习。长期以后,给予孩子的印象一方面是,学习是一种必须下大力气才能搞好的东西,另一方面是,家长只是泛泛而谈,从不务实,也就是逃避压力。于是这两种印象交叠在一起,得到的就是如下的想法:学习是苦差事,我不必要务实,学习的压力我可以逃避。

  而另一种情况是家长“应试”情结太重,在孩子要求拓展视野之时给孩子泼凉水:“你有必要看那些吗?课本上还没搞清楚,你能保证每次都考满分吗?不能就看课本去。”家长视野的范围仅仅落在了课本之上,或许这是可以让学生懂得要重视眼前工作,却失去了总揽全局的机会和勇气。我一直在强调,我们应该俯视课本,正视考试。应该学会让自己具有大气象,突破“应试思想”的束缚,放下“万般皆下品,唯有考分高”的思想包袱,否则,是不可能体会到学习的乐趣的。

  学习中真正最为快乐的时候,就是你获得了你以前所不知道的知识的时候。但是为了获得这样的喜悦,我们必须经历辛苦的劳作。就如登山。当我们站在高山之巅的时候,俯瞰山下景色,吞吐山巅云气,得到的是一种喜悦,是一种成功感。但这种成功的感觉,是在几个小时不断登攀的辛苦之后,得到的。只有你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最后的结果才会有意义。试想用一架直升机把你直接放到山顶上,你还会有那种特别的喜悦吗?因此,对于学习过程之中所经历的那些必要的练习,还是不应该抱怨的。只要有信心自己能够克服这些,并能够执着地寻求自己的学习目标,这些事将只是学习路上的一些小风景罢了。

  爱德提供给我们的教学模式正做到了“俯视课本,正视考试”,做到了既不拘泥于教材,又能够认真务实。能够从整体上提高学生的英语能力和学习能力,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而不是用大量的课业压制学生的创造力。爱德的自由写作实践最大程度上解放了学生手中的笔,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创造,它使得语言学习真正跳出了“以考带学”的“应试思想” 模式,将语言的表达功能变得生动起来,让学生在自由表达自己思想的过程中真正体会到英语的乐趣,自主地去学习。

  学习的时候是否快乐?这是个不能一句话讲清楚的问题。但如果你感觉到快乐的时候你确实在学习,那么,学习的枯燥又从何谈起呢?

  Enjoy learning, enjoy life.

  问:当你考上大学时,你最想感激哪位老师?

  答: 有这样一个说法:一个学校真正教给你的东西,是在你毕业之后多年,忘却了大部分你所学的知识,最后伴随着你的生命,而一同被镌刻在你的头脑中的那部分东西。在学校里的老师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给你传授知识,但是书本上的知识只是所有知识之中很小的一部分,老师们可以教给我们的要更多。永远不要把一次考试看作衡量老师水平的唯一标准。论成绩,我应该感谢我身边的每一位老师。然而真正可以令我们深深敬重的老师所做的却远远比教好一门课要多得多。

  我们的物理老师顾明老先生正是这样一位可敬的老人。他真正令我们感动的是在教学之外,他的一举一动教给我们的务实敬业的精神。他从不以年龄为借口消减上课的强度,每一节课的板书可以达到4整黑板,以至更多。我们曾经计算过,三年下来,顾老先生的板书字数逾百万!顾老师年纪虽然大,可在学术上却一直能够保持如同一个年轻人一般的活力。这是他长期以来一直坚持亲自做题的结果,从不拿着参考答案过日子。在我们早已经心神不安的高中最后一节课,顾老师仍旧认真扎实地将它上完,没有一点松懈。

  如果将顾老师教授给我们的这种精神进行一次概括的话,我认为就是:“生无所息”!

  谢谢您,顾老师!

  问:请问高一新生是否应该到先修班去学习?

  答:首先祝贺这位同学顺利通过了中考!

  高中的学习与初中的学习,应该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联系就在于,他们都需要你认真刻苦地去钻研,决不能放松自己的神经。而区别在于,高中的知识在难度上和初中的知识相对脱节。就是说高中的知识比初中要难得多。因此,才会有所谓“先修班”的概念,来帮助升学阶段的学生们,跨上这个高台阶。

  根据本人的粗浅了解,本市的各类先修班,基本是将高一的课本直接拿来上,也就是说,让你“提前开学”。其进度一般较快,也就是因此,不可能讲得太细致,讲过的部分在开学时一般还需要复习。也就是说,如果在进行先修学习的同时,不能够认真地对所学的知识加以巩固,和重复性的记忆,先修的效果是不会太明显的。事实上,让一个刚刚通过大型升学考试的学生马上集中起精力来,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因此,我本人不是很赞成进行先修班的学习。但如果学生认为自己的学习离高中的要求还相差很远,那么,先修班提供的提前学习的机会,还是值得珍惜的。

  先修班的出现,填补了升学过程中产生的知识空缺,但同时,也反映了,我们在前一阶段的教育之上产生的知识的疏漏。前一阶段的教育本应该是为学生进入下一阶段的教育提供必要的基础知识,让学生能够顺利地进行下一阶段的学习。这知识的疏漏其根本,还是来源于“应试思想”。学习永远应该是高于考试的。如果用考试的要求来限制学习的范围,从无形之中,就会落后于自己本应该达到的水平。“俯视课本,正视考试。”如果我们能够在平时就以这样的观念来指导自己的学习,此时,也许就不会有先修班之惑了。

  问:是什么动力让你们成功的呢?

  答:说到动力,不同人的回答会很不相同,而其根本则在于你的目标。有人会问:目标不是很明显吗,努力学习,然后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不错,大多数人的目标确实如此。但我们若是再深入地想一想,就会明显地发现不同了。同样是考上理想的大学,有人是为了有一个理想的工作岗位,有人是为了满足自己进一步求知的愿望,有人是为了回报父母的关心和养育,有人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声望。不一而同。因此,简单地去讲动力是什么,是没有什么借鉴意义的。目标本身没有定论,但人们的成功却往往建立在远大的目标之上。远大的目标需要广阔的视野,同时也需要务实的头脑。广阔的视野让你看到广阔的天地,不拘泥于自己身边的小小天地。务实的头脑让你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潜能,让你的目标不致成为空中楼阁。如果问什么样的目标才是最好的,我说: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尽管不同的成功者做事的动力不同,但有一点都是相同的。这就是坚定的信念和不懈的努力。无论你的目标如何,只有拥有坚定的信念,这些目标才变得举目可视,只有进行不懈的努力,这些目标才变得触手可及。因此,万勿沉迷于对远大目标的憧憬之中。踏实工作吧!

  问:薛元介绍你平时是怎样学习的?主要介绍学习方法及经验。

  问:请薛元同学介绍每门课的具体学习方法。越具体越好。

  答:以上两问一起回答。

  说到具体的学习方法,其实应该是因人而异的。但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踏实努力,不懈地进取。在学术的问题上,不存在任何一条,为任何什么特殊人物所铺设的捷径。切不可以过于功利化地去攫取虚浮的考分。任何时刻应该保持一颗平和的心,细心地去体味身边的事物,然后从中获益。永远应该记住,不去踏踏实实工作,而把大部分精力花在寻求不可能的捷径身上,是有害无利的。

  学习方法的总结,是在学习过程之中,长期尝试,最终所得到的。也因此,学习方法带有很大成分的个人色彩。另一方面,公众所得到的所谓“学习方法”都是经过修饰的,很难呈现出其本来面目。在我的记忆上,在几年以前,曾经流行过一种,所谓“改错本”的学习方法。这种方法,不仅在媒体上,同时在老师之间,也广为流传,建议他们的学生采用。所谓“改错本”,就是一个特别准备的笔记本,其上记录学生平时做错的各类题目,并予以改正。该方法的宣扬者们讲,这样便于学生在复习时能够找到自己的欠缺点,针对性的进行攻克。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方法是小学六年级,也根据其指示做过一段时间,但马上就放弃了。我发现,这样的方法太程序化,而且重复地进行这种回顾,太束缚手脚,或者说,这种方法“应试思想”的色彩依旧浓烈。当然这仅仅是我的个人感受,其他人对其如何评价,我便不得而知了。同样,如果将我的学习方法在此处搬出来,我相信肯定也会有很多人接受不了。第一点,就是经常会去看与课本无关的东西,比如大学教材什么的。第二点,在确实需要进行记忆的时候,通抄书本。第三点,平时学习结束后,如果有即兴想到的小问题,就记录在笔记本上,然后进行研究,主题通常远超过课本内容,但只要我能乐在其中,我认为花时间去做这些是值得的。

  因此,在既不知道提问同学的具体学习情况,又不了解其兴趣偏好的情况之下,给出建议是不会恰当的,也是不负责任的。关于这个问题,我能够说的就是这些,恕不能进一步阐述。

  问:考上清华北大你怎样制定学习计划?

  答:不知这位同学所问的是我们的高中的学习计划呢,还是大学的学习计划?

  如果是大学的学习计划,我只能讲,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出来。如果预订,四年后到货。但如果是高中的计划,我们还是可以说两句的。同时应该声明,由于我们竞赛的关系,以下谈论的内容也许不适合大多数同学的情况,望见谅。

  我们的高中三年基本是伴随竞赛一路走过来的,因此,在我们的学习计划当中,最为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竞赛和高考学习的关系,这也是每一个身处竞赛班或即将迈入竞赛班的同学最为关注的问题。写到这里,也许有人要问,你不是之前一直声称超越性的学习可以使基础学习自然地进步吗,那为什么又会有所谓的竞赛与高考的关系处理呢?实质上,我们这里所说的“高考”其意义是有变化的,它是指,高考需要考察,而竞赛却不涉及的科目,比如,语文,英语等等。当然,这个范围也因人而异,主要决定于你在竞赛上主攻什么了。任何一个在某项竞赛表现不俗的学生,在相应的高考科目上是不需要特别的再复习的。而问题就在于,我们可能会对非竞赛科目压缩学习时间,因此,我们在这些科目上是欠缺的,仅仅维持在一个应试的底线上。在这一方面,我们的老师给予了我们重要的指导。其核心在于,不能放弃任何一门课的学习。就好比一条河流,它可以有枯水期,但不能断流。枯水的河在汛期又是一条大江,而断流的河,可能意味着河道的失去,领地的不复存在。因此,坚持不断流,就成为我们在竞赛之外的主要努力内容。

  此外,就是不停的竞赛安排,不停的学习,其实,学习计划是很简单的,顺其自然,做好当下,没有什么难事。

  问:1.薛元,与你学习相当的同学问你一道他不会而你会的问题,你会毫不保留地告诉吗?为什么?

    2.你的学习动力来自哪?

    3.你除了报爱德学校以外,还同时报其他班吗?

  答:小小年纪就有嫉妒心产生,未必是件好事。尤其是在学术这件事情上。学术之所以能够跨越种族国籍的界限,正是因为它永远是那样平等,没有为国王设置的捷径,也没有为贫民设置的高墙。只有你能够掌握进入学术世界的基本技巧,任何人都可能用他的学术来震撼世界。自私和嫉妒来源于不自信,同时他对于一个人学术的发展也是有害的。包容和接纳才是真正强大的表现,不是吗?

  关于学习动力的问题前文有提及,可参见。

  爱德英语学校是我在校外所报名的唯一学校。

  问:1.薛元,你平时在学习之后干什么?上网吗?

    2.如果你生病,对今天的课程浑然不知,你会怎么办?

  答:网络是一个十分强大的信息平台,我们可以在上面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不知道你是否做竞赛,推荐一个竞赛网站:www.52aosai.com

  另外,如果希望与我联系,QQ号542131618,验证信息请填,爱德英语学校学生。

  生小病是一件常见的事情,一般不会对我的学习产生太大影响。学着俯视课本,提高自己,别老在课本上爬着,要有大眼光嘛。

  问:1.薛元,你经历过失败吗?那是一个怎样的挫折?你又是怎样克服的?

    2.假如你的目标是哈佛,可你考上了清华,你会放弃哈佛求学之路吗?

  答:陈润同学的问题很多,也许有以后作记者的潜质。

  失败与成功是人生之中不变的主旋律。但其实失败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从中学到什么。我们讲,“失败是成功之母”,我在这里加一句,“学习是成功之父”。这里的学习,不是你在课堂上的学习,不是你对课本的学习,而是你对人生的学习。失败让你知道哪里是不能涉入的,让你知道分寸,让你知道交往之时互相尊重的重要性,让你知道同别人相处时在心中常怀一点点谦逊会令别人对你敬重有佳,让你知道有舍有得,让你知道知足者常乐,让你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让你知道何时进何时退,它可能让你知道的还有更多,那些直到现在你依然不知道的东西。永远不要惧怕失败,只要肯学习,也许它带给你的,比一次成功更多。

  首先,我考入的是北大,而不是清华。第二,进入中国的最高学府北大学习,与进一步进入美国的最高学府学习并没有实质性的矛盾。第三,人生之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选择,有时微不足道,有时关乎重大。面对这些选择,正确的态度是,不论大小一而视之。认真地对待你的每一个选择,做到对自己的选择无悔。选择本无对错,重要的在于你是否在选择中对自己负责。

  问:我想请问所有的“志人”,你们在修身立志中是如何树立起自己的人生观的?

  问:薛元,你的内心世界是什么样的?

  答:对自身的修炼是一生的过程。任何人都不敢对自己的人生观妄下评论。一来是由于人生观太抽象,无法具体看到,另一方面,是自己往往是无法了解到完整的自己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因此回答这个问题是不易的。内心世界需要跳出来从外面来观看,也许我自己也需要别人来帮忙才能看得到吧。但不管怎样,对自己的完善和提高应该是学习过程中永恒的主题。能够看到自我内心塑造的重要性,提问题的两位同学是很不错的。在这里,我希望他们也能够继续努力踏实求学,用自己的双脚将所看到的广阔大地丈量。努力吧!

 18993088757
COPYRIGHT © 2019-2020  版权所有:兰州爱德英语学校  陇ICP备17005015号-1  技术支持:甘肃启航(王靖作品)